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空想天国_ 一百三十七-

时间:2021-04-07 19:1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神棍i小说空想天国 一百三十七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很快我们就到了医院。

    兄妹俩确实安排得很好,一下车就有医生用担架把苏晓抬了上去。

    之后他们就开车去帮我忽悠村民。

    我留下来陪着苏晓。

    不到一小时,就有医生跑过来告诉我苏晓已经脱离了危险,现在正在隔壁病房修养。

    我赶忙跑到病房,去看苏晓的情况。

    病房里只有她一个,很安静。

    除了盐水的滴答声,就只剩她的呼吸。

    我踮起脚尖慢慢朝她的病床走过去。

    她的脸色还有些苍白,但是呼吸已经很平稳了。

    我又伸手摸了摸她的手腕。

    她的脉搏也很稳定。

    我轻轻舒了口气,放下心来。

    医生说,她的内脏和脊椎受损都很严重,能好好活下来真的是个奇迹。

    看来那颗药真的很神奇。

    我帮苏晓捏了捏被子,轻手轻脚地走向阳台。

    这样就可以不吵到她休息。

    其实我从小就特别喜欢坐阳台上,往外边儿看。

    理由很干净很单纯。

    我家旁边就是红灯区,每天晚上都有漂亮小姐姐走来走去。

    而且小姐姐们似乎很怕热,都穿得特别清凉。

    我慢慢坐下去,双腿穿过隔栏架在台边上晃。

    夜里的风吹在身上很舒服。

    “嗒”一滴水溅在我头顶。

    我伸手一摸,黏糊糊的。

    我抬头往上看。

    楼上的阳台正在慢悠悠地朝下面滴着某种液体。

    我站起来,偏过头侧着看过去。

    一个穿灰衣的男子正拿着一把小匕首轻轻戳着阳台的地板。

    那个灰衣男子很眼熟。

    似乎就是以前出现在我梦里的那个。

    我一下子很好奇。

    准备跟他打个招呼。

    “嘿。”我小声的喊了一声,朝他挥挥手。

    他根本没有理我。

    于是我决定爬上去看看。

    我朝下望了望。

    我们在二楼,不算太高。

    我小心翼翼地站上阳台的台沿,然后抓住楼上阳台的扶栏,手上一用力,爬了上去。

    我轻轻落在地板上。

    “哟,上来了?”灰衣男子扭过头。

    “我是不是见过你?”我看了看他的脸,有些不大确定。

    我一直是个重度脸盲。

    “连父亲也不认识了吗?”灰衣男笑。

    “哇,果然是你,见面就占便宜的吗?就不能有点铺垫的吗?太低级了吧。”我说。

    “你又惹了挺*烦呢。”灰衣男突然说。

    “你们怎么都是这样,什么都知道,就我一只蛤蟆蹲井里朝天上望。”我有点沮丧。

    看起来所有人都知道得比我多。

    “你不害怕吗?”灰衣男没理会我的抱怨。

    “怕啥?开水很烫吗?凉快!再说苏雾枝他们帮我去解决了,他们很靠谱的。”我说。

    “他们这次做事的手段太干净了,会有后患。”灰衣男摇摇头。

    “这次?这么说你们认识?”我问。

    “不,只是我知道他们,他们不知道我而已。”灰衣男说。

    我突然注意到他并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还是握着那把小匕首不停地戳啊戳的。

    我打开手电筒,朝他戳的地方照过去。

    那地方全是蚂蚁。

    他的速度并不快,挥刀也挥得很随意。

    但他每一刀扎下去都会有一只蚂蚁碎开。

    那些蚂蚁很大。

    它们背部溅出的汁液慢慢在地板上聚集,然后沿着台沿不断地淌下去。

    “刚刚就是这个滴我头上了啊。”我凑上去。

    “要不要也试一试?”男子把匕首递过来。

    “不要。”我摆手。

    “哟?”他抬起头看着我,“不喜欢吗?”

    “或者说。”

    “你喜欢这样。”他把匕首插在地上,然后右手轻轻捉起一只蚂蚁。

    “像这样慢慢用力,慢慢用力。”他手指慢慢加力。

    那只蚂蚁的身体慢慢变形,它在男子的两指间不断扭动挣扎。

    “然后看着它的身体爆开。”他捏紧了手指。

    那只蚂蚁的身体一下子爆炸开,鲜红的汁液顺着他指缝往下淌。

    “要不要尝尝?”他手指张开,他的食指指尖蓄着一滴鲜红的液珠。

    “……”我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为什么不试试呢?”他把食指凑近嘴唇,轻轻吮吸了一下,“天上琼浆。”

    “小时候这样玩过,现在觉得很残忍。”我说。

    “小时候,你就把这当做玩吗?”男子歪着头。

    “我……”我愣住了。

    “不吓唬你了,小孩子。”男子笑着摇了摇头。

    他化作一缕青烟从地砖缝隙里渗了下去。

    那柄匕首也渐渐消失。

    我朝那柄匕首原本待的地方望了过去。

    那里完全被蚂蚁的汁液染红。

    小小的一块地方堆满了蚂蚁的尸体。

    我突然觉得很奇怪。

    蚂蚁根本没有这么多汁水。

    而且也绝不是红色。

    我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可怕的猜想。

    这些蚂蚁的数量有点不对。

    我把手机调亮,慢慢凑上去,一只一只地数一共死了多少只蚂蚁。

    1

    2

    3

    ……

    137!

    一共死了137只蚂蚁!

    一股寒流爬上我的脊背。

    之前村里看到我用能力的正好137人!

    “咚”

    这时候手机突然响了一下。

    我划开屏幕,看见了苏雾枝发过来的消息。

    “很奇怪。”

    “大部分村里人都消失了。”

    “问其它村民也不知道他们的去向。”

    “就像他们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我用往去未明之眼也看不到之前发生了什么。”

    我手一抖。

    手机摔在了地上。

    这些人……可能都死了。

    全都被那个男人杀死。

    137个人。

    全部从世界上消失。

    这些全都是因为我乱用了能力。

    都是我的错。

    是我害死了他们。

    一股疲惫感慢慢爬上脊背。

    我突然觉得很累。

    我慢慢伸手捡起手机,回复苏雾枝的消息:“嗯,知道了,你们回来吧。”

    “咦?发生什么事了吗?”苏雾枝问。

    “对啊。”我答。

    “需要帮忙吗?”苏雾枝问。

    “不用了,谢了。”我回。

    “啊啦,那好,我跟老哥去吃烧烤了,你要不要一起?”苏雾枝说。

    “不用了,我去赏会儿月。”我抬头看看天空。

    云已经把月亮遮起来了。

    “OK。”苏雾枝没再多说什么。

    和她交流一向很轻松。

    想说的她一定会听,不想说的她绝对不会追问。

    我把手机摁灭,揣进裤兜。

    晚风吹过来,莫名地有点儿冷了。

    我抱着胳膊,缩着头开始悲春伤秋。

    最近真的发生了很多事。

    客车爆炸差点害死班长副班长和苏晓。

    漫展勾引过来太多暗诡差点害死很多人。

    连半夜失个眠都能给苏晓带来厄运,最后还害死了村里无辜的村民。

    他们也没多该死。

    只是爱钱而已。

    全部都是我的错。

    怪我身为残次品还想在普通人的世界里生活。

    怪我把残次品的因果律带给身边的人。

    全部都是因为我他们才会遭受厄运。

    都怪我。

    我把头埋进膝盖,但还是觉得很冷。

    一股丧气在胸腔里聚集,随着心脏的每一次跳动,输送向四肢百骸。

    渐渐地,整个人都丧了起来。

    我越来越难过,越来越烦躁。

    我很想出去走走,散散心。

    我慢慢站起来,望了望楼下。

    不算太高。

    我抓住窗栏,侧身荡到了二楼的阳台。

    而后又如法炮制,下了一楼。

    我回头望了望医院,深吸了口气,准备往外走。

    我想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待一会儿。

    这样至少不会给别人带来厄运。

    我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

    脚步有点虚浮。

    虽然还是夏天。

    街上仍铺满了落叶。

    落叶踩起来咔嚓咔嚓响。

    一阵风吹过来。

    落叶全部都扑腾起来,啪嗒啪嗒往我脸上砸。

    “有没有搞错,夏天啊,你哪儿来的落叶,你吹的哪儿的秋风!老天爷你搞我啊!”我仰天怒吼。

    “对呀。”老天爷回答得很诚恳。

    “敢不敢再狠一点啊!”我很愤怒。

    “敢啊。”老天爷微笑。

    “轰隆”一声雷响。

    转瞬间大雨倾盆。

    我一秒变落汤鸡。

    “真想往你脸上泼狗血啊。”我叹了口气,低下头小声嘟囔。

    “烦死了。”我疲惫地靠在身后的一棵树上。

    最近所有的事都是那么不如意。

    “烦死了烦死了。”我抹了抹脸上的雨水。

    又是轰隆一声雷响。

    “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我一肘子锤在树上。

    “啪嗒。”

    树上掉下来几颗果子。

    “只有你对我好了。”我拍拍树干,弯腰捡起了果子。

    我就着雨水把果子擦了擦,抓起一个啃了一口。

    果子尝起来很清甜,感觉不像是会毒死人的样子。

    我靠在树上慢慢啃着果子。

    这时候不远处传来了接连不断的脚步声。

    脚步声很响。

    郭德纲郭德纲郭德纲。

    水花一大片一大片地溅起来。

    我擦了擦脸上的雨水,朝那个方向看过去。

    大雨里一个白色的影子朝我奔过来。

    “呼,呼。”那个白色的影子在我跟前站定了。

    她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那是苏晓。

    “你……怎么来了啊。”我愣住了。

    我抬起头打量着她。

    她的脸上全是雨水。

    她的衣服也都湿透了。

    她的指尖有一缕淡淡的血往下淌。

    大概是她自己拔输液针的时候划破了手背。

    伤口在往外面渗血吧。

    “我……听到声音……然后就跟过来了。”苏晓大概是注意到了我的目光,把手背到了身后。

    “你……好歹也打把伞啊。”我有点心疼,“本来现在身子就虚。”

    “对不起。”苏晓头低了下去。

    “你别跟我说对不起啊,你……”我突然语塞了。

    我望着她纤细的暴雨中颤抖的身子。

    心里有点抽抽的。

    “其……其实,多亏你赶来了,哈哈。”我搓了搓袖子,想说一些可以让她开心点的话,“你知道我是个超级路痴的,本来是准备出来摘俩果子,结果就迷路了,要不是你及时赶过来,我这会儿说不准就叫人贩子给拐到山窝窝里了哈。”

    “啊?”苏晓茫然地抬起头。

    “总之啊,快带我回去吧,半夜迷路太吓人了哈。”我抓住她的手,结结巴巴地说着。

    “好,好啊。”苏晓愣愣地点头。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