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家养小首辅_ 67.第67章-

时间:2021-04-07 15:2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假面的盛宴小说家养小首辅 67.第67章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第六十七章==

    提起这薛寡妇就要说说了, 她本姓不姓薛,是别的村嫁过来的。

    这女人也是倒霉,刚嫁过来没几年,男人就死了。她也没有养个孩子什么的,孤苦伶仃一个人。

    这就罢, 关键她那几个叔伯不是善茬。

    她男人是老来子, 排行最末, 等她嫁进门的时候, 婆婆已经死了,就剩个病公公。公公也没多活几年, 幸好临死之前给几个儿子分了家,几房人各自单过。这下她男人虽是死了, 但也给她留了两亩地,平日里靠把地佃出去, 自己再做点针线活儿什么的,倒也够养活她一个人。

    可谁曾想这种日子没过两年,他几个叔伯就撵她归家去,言外之意就是她一个妇道人家,谁知道她以后会不会改嫁,没得把薛家的地还要带走陪给别的男人。

    薛寡妇自是不依的,可这里毕竟薛姓人占多的地方,最后房子倒是给她还留着, 地却被几个叔伯瓜分了。

    原想这女子坚持不下去, 迟早要回娘家, 哪知她就在这房子里住了下来,寻常也不见她怎样,倒是不缺米粮吃,日子过得还算滋润。就是村里有闲言碎语说,经常见到有男人在她家里出没。

    这事可就有些伤风败俗了,薛族长专门开了宗祠,要处置这薛寡妇。哪知这女子也不是善茬,大抵也是自打男人死了,受得窝囊气太多,索性破罐子破摔跟族里闹了起来。

    薛族长说她伤风败俗,她就说姓薛的都臭不要脸,抢人田地,她一个妇道人家,地都不给她留,她怎么过日子。又说自己是决了心给男人守着,谁不让她守,她就去官府告谁去。

    这样一个泼妇,谁也拿她没门,只能将她从薛家的房子撵了出来,哪知她自己在村尾择了处地,还请人盖了房子,就这么住下了,一直住了这么多年。

    这几年倒没听人说她什么事,但她的日子照样还是过,也不知从哪儿弄来的银钱。反正村里人提起这薛寡妇,男人都是笑得暧昧,女人们则都是满脸厌恶。

    这些事都是早先年发生的,那会儿招儿和薛庭儴都还小,都是听别人说来的。

    两人目光对视的同时,这些也闪过两人的脑海。而后不约而同的,两人就从顺着篱笆那豁了一道口子的地方,往里面走去了。

    薛寡妇家的菜地并不大,也就大半亩的样子。房子虽是瓦房,但也就两间,左右各是灶房和仓房。她家中什么牲畜都没养,一路走过来静悄悄的,再往前走就听见有人似乎在笑。

    是个女人在笑,隐约还有男人的声音。

    “……你早就答应我说,要给我买根簪子,这如今簪子没见着,还天天死皮赖脸往我这儿钻,就不怕我拿了大棒子撵你出去?”

    “你舍得撵我出去?”

    “我怎么就舍不得了,像你这样的,我可不稀罕……”两人的声音低了下来,只听见薛寡妇吃吃的笑着。半晌,音调才又高了些:“你这个童生当的可真是不值,上面有老子管着,屋里还有婆娘看着,听说你最近忙着给儿子找学馆,莫怕是把杨氏给你的银子,又拿来哄我了吧?”

    这话说得可就有些掉薛青山的面子了,他的脸当场就虎了下来。薛寡妇眉梢一抬,眼波流转,靠了过去道:“不过你愿意哄我,我就愿意受着。就怕哪天你连哄都不愿意哄我了。”

    这声音娇滴滴的,别说外面招儿听得耳朵发麻,薛青山也是受不住。当即不和薛寡妇计较了,就又搂着她亲了起来。

    里面的声音又低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才又听薛寡妇道:“……只是你这不出去找学馆,俊才兄弟上学可怎么办?”

    “你这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这事我有主意……”

    外面,招儿连连咂嘴,这薛寡妇她也见过,长得称不上很漂亮,就一个白净文秀,没想到私底下竟然是这样的。怪不得村里的妇人提起她就骂,村里有不少男人还愿意上她这儿来。

    这也就罢,若是她没记错,薛寡妇从辈分上来算,是薛青山的堂侄媳妇,这可真是……

    想着薛俊才也不知藏在这里的何处听着,招儿格外局促。儿子来抓老子的奸,竟然让他们给撞上了,还跟了来。这若是两边撞在一起,那可就尴尬了。

    想着这些,她就去拽薛庭儴,示意他赶紧走。

    刚好薛庭儴对这也没什么兴趣,两人悄悄摸摸就离开了。

    回去后,想着薛俊才还在里头,也不知他会不会大闹起来?抑或是发生点别的什么。两人可是提着心了一阵子,谁曾想过了一会儿,就见薛俊才回来了。

    这是没事了?

    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两人也不免替薛俊才感到悲哀,竟摊上个这样的爹。

    按下不提,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直到傍晚,太阳落了山,村里头才见到了人声。

    大人小孩儿们都从屋里走出来了,就连那狗也满村乱跑着,趁着凉快撒撒欢。一直到天擦黑,薛家的晚饭才做好,现在天长夜短,吃饭也比以前要晚了许多。薛青山也会掐点儿,饭刚上桌,他从外面回来了。

    看模样风尘仆仆的,像似跑了不少地方。最近因为天太热,再加上要给薛俊才找学馆,薛青山已经给私塾里的学童放了不少天假了。

    只看这模样,定是从外面回来的,赵氏想着这么热的天,老大还在外面奔波,心疼得不得了,让杨氏又是拿水又是换鞋的。

    一通忙罢,一家人才又齐聚饭桌吃饭。

    薛青山似乎并不饿的样子,拿着筷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挑着碗里的饭。赵氏还以为他嫌弃饭太简陋,连着夹了几筷子好菜进他碗里,还说明儿家里就炖只鸡,改善改善伙食。

    “娘,我不是为这事,是俊才上学的事。”

    这话一出口,桌上所有人都抬头看向他。

    薛青山索性放下筷子,对着薛庭儴道:“庭儴,大伯有件事跟你说。”

    薛庭儴看向他。

    “你别怪你大伯母,她妇道人家就是不懂事,也是那清河学馆突然关了门,你大伯母心疼家里砸进去的银子,才会不懂事那日和招儿闹起来。最近大伯在外面打听,也知道清远学馆现在出头了,是咱们乡里一等一的好学馆,只是大伯面软啊,想着你大伯母闹得那场事,实在没脸让你帮忙进学。

    “可跑了这么长时间,银子没少花,鞋都跑破了两双,实在没找到比清远更好的学馆。所以就想还跟你说说,你看你能不能跟你们学馆的先生讲讲,让你俊才哥也进清远上学。”

    再看薛青山,言辞切切,面色诚恳。

    若是没上午那一出,招儿还真觉得这人就算人品不行,至少对薛俊才是没得说。可经历了上午那一出,知道薛青山从杨氏那里扣了银子,全部拿来哄薛寡妇了,而当着家里人面装得一副疲累辛苦的模样,实则都在温柔乡里厮混,招儿怎么看他怎么都有一种想揍他的冲动。

    合则怪不得这么肆无忌惮,这都是把后路寻思好了。掐定了他这些日子演得这一出出,又挑了个这样的时候说话,小男人怎么都不会拒了他。

    就算心里想拒,面上也不会拒的,因为薛老爷子和赵氏还在边上看着呢。就算拿到外面去说,也是薛庭儴不占理,这样的小忙都不愿帮。

    有那么一瞬间,招儿真想站起来把上午看见的事都说出来,撕掉这个人假惺惺的面孔。可同时,眼前却又闪过薛俊才那日复杂的脸庞。

    招儿看向薛庭儴,薛庭儴手里拿着碗筷,依旧慢条斯理的吃着饭。可从他那下垂的眉眼,招儿就能看出他眼中的冷色

    “庭儴,你看大伯跟你说的这事,你到底是个什么主意,说句话。”

    赵氏插言道:“就这么点儿小事,他能有什么主意。狗儿你就去跟你先生说说,你俊才哥念书好,先生指定喜欢。”

    招儿就想说什么,薛庭儴放下碗筷,从桌子下一把拽住她。

    “行,大伯,我明儿去学馆里了,就跟先生说说。”

    薛青山脸上的喜色流于言表,却又强忍克制。包括杨氏也是如此,虽然她有些一头雾水的,但心里也是十分高兴。

    比起儿子学业,她丢脸也就丢脸了。

    “庭儴,大伯母谢谢你,之前都是大伯母不知事,还错怪了招儿……”

    “都别说了!”

    随着这个声音,是凳子被带倒在地的响声。这声音有些响,本来毛蛋两个小的没往这里看的,也被吓得当即就看了过来。

    薛俊才的脸色十分难看,似乎压抑着什么,他的表现把所有人都惊呆了。

    “俊才,这是咋了?”

    “你们别说了,我不会去清远的!”他心里似乎埋藏着很多东西,胸脯上下起伏着,这些话也似乎让他十分难以启齿,他连头都没抬。

    薛俊才就想往外面走,却被杨氏一把给拉住了。

    “俊才,这到底是咋了?清远那么好的学馆,你是不是觉得娘之前丢你脸了?我跟招儿还有庭儴道歉了……”

    杨氏有些彷徨失措。

    看着这样一张脸,薛俊才只觉得好累。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只能重复着同样一句话。

    “娘,我就是不想去。哪儿都行,清远不行。”

    “俊才……”

    “不去就不去,不去你就别上了!”薛青山也忽地一下站了起来,恼怒道:“都是家里人把你给惯的,你爹为了你的事忙进忙出,腿都快跑断了。如今给你找了去处,你又说不去,你不去你想做甚?!”

    “老大,你骂俊才做甚,你昏头了!”赵氏在旁边喊。

    “娘,你当我愿意骂他,可你瞧瞧他……”

    薛青山说得义愤填膺,甚是激动,一副为儿子鞠躬尽瘁,儿子却不懂事不领情的模样。

    可这一切搁在薛俊才眼里,却全都变成了装腔作势。

    “爹,你怎么有脸,怎么有脸?”薛俊才好艰难才将这句话嘶吼了出来。

    “我什么有脸没脸?好你个臭小子,学会顶嘴了……”薛青山扬手就想打过去,却被杨氏一把抱住。

    “老大,你干什么!”

    屋里乱得一团糟,薛俊才跑了出去。

    “反正,我不去清远。”

    *

    那天晚上,大房里闹了很久。

    老两口好不容易劝服薛青山要好好跟孩子说,可是回去没多久,大房又闹了起来。薛俊才就是不去清远,无论大房两口子怎么说都是不去。

    薛青山好说歹说,脾气发了,差点没打人。杨氏天天哭,可就是说服不了他。不光如此,薛家人也轮番上阵劝说,可他就是不去。

    只有招儿和薛庭儴心里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事情就这么搁置了下来。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就到了秋收。

    秋收历来是农人们最忙碌的时候,不光要收粮食,这个时节也是储备过冬物资的时日。等过了秋收,天气一下子就冷了起来。

    余庆村的冬天是非常冷的,而招儿的生意也是看季节的,等秋天一过入了冬,就几乎没什么生意可做了。不过有着之前那几个月赚的,倒也能过个丰盈的年。

    薛庭儴依旧是来往于学馆和家里之间,不过比起之前,学业却是更加繁忙了,因为林邈打算让四个弟子明年二月下场试一试,既然要下场,自然不能放松。

    一直到开始下起雪来,清远才闭了馆,等再开馆就是明年春上了。

    薛庭儴回了家来,每日读书做文章,偶尔教招儿识字,日子过得倒也有滋有味的。不过比起他,招儿可就烦了,外面下雪哪儿都不能去,这可都是损失的银子,可谁叫她这生意做得特殊,也是实在没办法。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着,转眼间,就到了年关。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