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汉末天子_ 第二百一十九章 强敌-

时间:2021-03-25 13:5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王不过霸小说汉末天子 第二百一十九章 强敌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全能修炼至尊 

    风,似乎更大了一些。

    吕布换了一匹战马骑上去,这次是长途奔袭,他不知道自己会走多久,不知道何时才是归途,甚至不知道他的目标在何方,赤兔马必须保留足够的体力迎接接下来会更加惨烈的围堵。

    那不知名的部落之中,大批的牛羊被宰杀,却没有带走,留给了那些失去部落,失去男人、失去父亲以及孩子的女人。

    并非吕布突然生了怜悯,女人在草原上,与牛羊并没有什么区别,留着她们,会成为鲜卑人的累赘,无论地位怎样低下,一个种族需要繁衍,是离不开女人的,当男人死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女人的重要性就凸显出来了,他们想要继续存在,这些累赘,他们必须带着。

    不杀女人,不止是因为仁慈,这是一代代先辈们总结出来的经验和智慧,自有其道理。

    一夜休整,将士们多是容光焕发,魏延仍旧有些不适,哪怕昨夜赵云已经跟他讲过这些道理,但长期故有的观念突然受到冲击,是很难在一夜之间彻底颠覆过来的。

    对此,赵云也没再劝,这只是第一个被他们攻灭的部落,只是一个开始,有很长的时间,让魏延来适应。

    草原上的部落分布极广,哪怕是骑兵驰骋,往往走上大半天,都未必能够看到一个大一些的部落。

    吕布带着八千骑兵,犹如蝗虫过境一般,无论大部落,还是散乱的牧民,只要出现在他们视线之中的雄性人类,都会遭到他们的雷霆打击,一连七天的时间,二十多个大小不一的部落就这样无声无息的从鲜卑的地图上抹去。

    这些部落,有的属于蒲头,也有一些是归属于骞曼的,不过吕布显然是荤素不忌,这种状况,直到第八日,他们终于遇到了第一支前来狙击他们的骑兵,这也是魏延在加入这支军队以来,第一次遇上的正面对抗。

    冰冷的朔风已经开始变得有些刺骨起来,汉军将士身上的铠甲里面也套上了鲜卑人的皮衣来御寒,吕布的目光有些冰冷的看着隔着两百步外,那面张牙舞爪的青狼旗,却是有些意外来到这鲜卑之后,第一个出手的,竟然不是身为单于的蒲头,而是作为竞争者的骞曼。

    吕布没有选择游击的方式来将这支追兵拖垮,他的将士已经连续战斗了七天,此刻面对的不再是普通牧民,而是鲜卑的精锐骑军,如果蔡邕这种方式,吕布相信,最先被拖垮的,反而是他们。

    青狼旗下,一名精瘦的汉子越众而出,吕布二话不说,一枚箭簇已经射过去,却被对方挥动手中兵刃,将箭簇磕飞,这令吕布微微惊讶,放眼天下,能够荡开自己箭簇的人,也不是很多。

    此事吕布才发现,此人手中是一杆奇形怪状的兵刃,那兵器他倒是认得,名曰凤翅鎏金镗,也是十八般武器之一,更重力量,非神力之人不能使用,只是不知胡人中,何时有了这等精巧的兵器。

    此刻对方高高举起手中的凤翅鎏金镗,指着吕布,用并不标准的汉话喊道:“你们汉人,难道只会用这种卑鄙的伎俩来取胜吗?”

    “若连这一箭都无法避开,有何资格与某较量?”吕布冷哼一声,方天画戟往地上一斜,冷声道:“来人通名。”

    “我乃鲜卑北部宇文部落,宇文拓!”鲜卑猛将看着吕布,厉声喝道:“汉人将领,可敢与我一战?”

    “宇文拓?”吕布点点头,正要说话,一旁的魏延却是闷哼一声,拍马舞刀而出。

    “滚开!”宇文拓眼见冲来一名汉将,却并非对方主将,眼中闪过一抹不屑,手中凤翅鎏金镗随手一挥,一招横扫千军使出。

    “杀!”魏延将古月刀轮圆,使足了力气一刀迎上去,这些天,他心中始终压抑着一股说不出来的郁气,平日里杀那些并无太多反抗力量的牧民他不屑为之,如今正碰上鲜卑的主力部队,多日来积攒下来的郁气也随着这一刀劈砍出去。

    兵器碰撞,只听铛的一声巨响,魏延只觉两只膀子仿佛不是自己的一般。

    那宇文拓却也不好受,他没料到这看起来只是一员汉军偏将的将领,竟然有这般武艺,托大之下,单手御敌,虽然将魏延的一刀荡开,他的半边膀子却也一阵阵发麻,一时间,竟然无法蓄力,眼睁睁的看着魏延一刀震退之后,迅速拨转马头拉开与他的距离。

    赵云目光一动,却是看出来魏延非是对方对手,想要动手,却被吕布止住:“你去为他掠阵,此人武艺不俗,但以魏延本事,要杀他也需要十来合,让他发泄一下。”

    赵云疑惑的看了吕布一眼,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吕布人性的一面,默默地点了点头,提枪上前,却并未加入战团。

    宇文拓扫了一眼赵云,却是收起了小视之色,他乃骞曼帐下第一猛将,甚至放眼整个草原,也少有人能接下他随手一击,本以为已经无敌于天下,谁知道汉人之中,随便出来一名偏将,就有如此本事,面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可敢再来?”暗中震动了几下有些发麻的臂膀,宇文拓目光重新落在魏延身上。

    “有何不敢?”魏延正是年少热血的时候,虽然之前一次交锋,差点丢了性命,却也只道对方不过力气大些,若论武艺,未必就比自己强多少,这一次,却是谨慎了不少,并未直冲过去,而是缓慢靠近,手中大刀斩出,却是凝而不发,避免与对方正面碰撞。

    宇文拓与魏延过了几招,却见这小子只是与他颤抖,却并不肯与他正面碰撞,哪里不知道魏延打的什么算盘,当即怒喝一声:“好小子,胆敢诈我,找死!”

    凤翅鎏金镗挑开魏延的大刀,跟着一镗疾进,直刺中宫,魏延见状头皮发麻,也顾不得收刀,一脚踩在马镫之上,身体一滑,避开了对方的攻击。

    “死!”宇文拓双臂猛然发力,原本已经用老的凤翅鎏金镗被突如其来的力道往下一压,朝着魏延砸下去。

    “嘶~”

    破空声起,却是一杆银枪破空而至,并未救人,而是直刺宇文拓咽喉,角度刁钻,力道狠辣,若宇文拓执意要杀魏延,那这一枪,足矣在他杀死魏延的同时,要了他的性命。

    自然不愿意以这种一命换一命的方式来结束这场战斗的宇文拓此时也只能回身遮挡,从赵云出马开始,他就一直关注着此人,哪怕与魏延相斗,也留了几分力气,此刻回身遮挡,却没有丝毫的勉强。

    “叮~”

    一声脆响声中,宇文拓心道不妙,这看似来势迅猛的一枪落在他的凤翅鎏金镗握杆之上,却是混不着力,仿佛自己一镗打在了空处一般,心中暗叫不妙,连忙一个矮身,学着魏延的样子滑到了马背后面。

    几乎是在他低头的同时,赵云的第二枪带着撕裂空气的啸声贴着他的头皮划过,带起几缕黑发,空气之中,甚至传来几声气爆之声。

    “好胆!”宇文拓大怒,不再理会魏延,凤翅鎏金镗自下而上,狠狠地砸向赵云的战马。

    赵云见状,连忙一勒战马,坐下白马人立而起,同时一杆银枪自上而下,一式甩枪式夹带着一连串细微的气爆之声落下来。

    “咣~”

    宇文拓连忙举起凤翅鎏金镗迎向赵云,只听一声巨响,银枪回弹,赵云身体猛然后仰,双脚离鞍,身体在空中翻了一个跟头,再度落下时,却是长枪带着厉啸之声刺来,那宇文拓已经准备好横砸,奈何赵云这一枪来的太快,也太猛,根本来不及多想,只能侧身闪避。

    只是这须臾时间,两人便各自在生死边缘走了几圈,其中凶险,看的一旁的魏延有些发怔。

    赵云一枪占据了先机,得势不让,手中银枪一枪快似一枪,每一枪都是攻敌之必救,那宇文拓空有一身神力,本事也不差,但遇上赵云这等以速度和武艺并重的武将,却是遇上了克星,只能被动防守,每每想要反击,赵云准能找准时机一枪逼得他不得不防守,交手三十余招,却是守多攻少,一股郁气憋在心头,却是发作不得,只能通过不断的怒吼声来发泄心中的郁闷。

    便在此时,赵云突然一勒马缰,策马斜斜冲出几步,那宇文拓一镗架空,便绝不对,还没来得及细想,耳畔却是传来一阵破空声,赵云的银枪已经照着他脑门儿刺来。

    也是宇文拓了得,危难之际,猛地挥动凤翅鎏金镗,拦腰扫过去,用的也是同归于尽的打法,只要赵云执意杀他,也难逃死亡的命运。

    赵云自然不想跟他同归于尽,眼见对方豁出命去,也只能勒马前冲几步,避开了宇文拓这同归于尽的一击,但同时,也等于放掉了宇文拓一名,将之前营造出来的优势彻底瓦解,宇文拓此时松了这口气,却是重振旗鼓,准备再战。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