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诸天万界我第一_ 第八百二十一章 凌霄殿内争执起!-

时间:2021-01-28 15:1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天坛非雨小说诸天万界我第一 第八百二十一章 凌霄殿内争执起!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还是那句话,既是有言,在这凌霄殿,自无不可言。”

    不管此刻内心想法如何,至少在这凌霄殿群臣面前,杨戬尽是坦然。

    “此话倒也未必不妥,却也是现实。”

    “天条威严绝不可侵犯,司法天神执法公正,铁面无私,令人敬佩。”

    “然天条亦有所载,令女仙清心难静者,罪在不赦。”

    “着实该投入十八层地狱,何况仙凡结合之子,实属妖孽!”

    “对三圣母,真君无私铁面,对那玷污仙神血脉的妖孽,莫非留存私心?”

    一声声严词质问,让整个凌霄殿默然。

    杨戬亦是无言默然,眸中一丝轻蔑,显而易见。

    什么都不懂,便敢在这凌霄殿上大放厥词。

    “放肆!”

    “这凌霄殿,岂是你能多口所在?”

    满殿默然间,赤脚大仙抬眼看了下无任何表情变化的玉帝,一声言语沉呵。

    王灵官亦是抬眸看了玉帝一眼,默然挥手,两名护法天将左右一动,便将此大放厥词的仙神压出了凌霄殿。

    “此事既然有了处理,便如此所行吧。”

    “此外,千里眼,顺风耳密切观测一下三圣母之子的动静儿。”

    玉帝一言,便将此事的论调确定。

    “敢问二位,他触犯何等罪过,以至于二位架出凌霄殿?”

    封神战后,天庭人手得到了极大的补充。

    对于原本的天庭派系,自有冲击。

    这些自开始便跟随玉帝的老人,一个个未必有如今的杨戬哪吒那般,威名赫赫,善战之功。

    身在天庭多年,却也是根深蒂固。

    一尊仙翁,虽未曾参与凌霄殿会,却是这群人当中,领袖般的人物。

    “混账东西!”

    “堂堂凌霄殿,岂能容你多口多舌。”

    自二位天将嘴里听分明细节所在,老仙翁二话不说,一个巴掌无情扫了出去。

    脸蛋与巴掌的无情触碰,受伤的自然是脸蛋。

    一张俊俏面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红,高高肿起。

    “玉帝仁心慈悲,未曾对此孽障有过明确之令。”

    “还请二位看在老夫的面上,绕过他这么一回。”

    “二位天将尽可放心,带他回去之后,定然严加管教。”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二位天将互相对视,只能将此人交给仙翁。

    他们只是奉命将其叉出凌霄殿,如何处置,的确未曾言明。

    “怎么着?”

    “对老夫打了你这么一巴掌,心里尽是不服对吧?”

    从二位天将手里接过此言语狂妄之辈,回归洞府之后,老仙翁抬眸几分悠然道。

    “晚辈纵有天大胆量,也不敢如此。”

    莫看凌霄殿上义正言辞,硬怼杨戬。

    在这位老仙翁面前,虽却是有几分不服傲气,表面的态度,至少没有任何问题。

    “你是不敢,而不是没有。”

    “话说你还知道自己是谁吗?”

    “敢在凌霄殿上针对杨戬?”

    老仙翁几分淡然中,隐隐火气暗藏。

    “他杨戬有什么了不起?”

    “若我身在那般位置,未必就不如杨戬。”

    一声冷哼,依旧是不服与傲气。

    这般不服与傲气,一是来源于出身,二自然就是看不起。

    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所谓的封神大战。

    大战未启之前,天庭所能使用的人手的确有些少。

    可凭借老臣子之功,也未曾出现什么错乱。

    天庭,依旧是主宰三界的威严之地。

    一场封神战,各路人马皆入天庭。

    天庭实力急速扩充,却有谁能看到,他们这些老臣子,无奈退缩于海浪冲击之下。

    更过分的事儿,就是杨戬担任司法天神一职。

    小小后辈,也敢承接这般一人之下,亿万生灵之上的位子。

    怨气,已然不自觉积压在心间。

    此刻,不过是一个借口爆发而已。

    “未必不如杨戬?”

    “你哪儿来的脸面,言说这般话语?”

    “虽然不曾想打击你,可事实就是如此。”

    “凭你,也配跟杨戬相提并论?”

    毫不留情的言语,对那已然有了几分扭曲的心态,自然是最为强烈的刺激。

    “你先别急着发毛炸刺儿,就说这件事儿,你能看出里边的道道吗?”

    老仙翁眸中深邃光辉闪动。

    这个狂妄无知的家伙,要是再不赶紧好好教导一番,就真的彻底没救了。

    “不就是杨戬顾念私情······”

    本来情绪引动下,不由提高的嗓音,在老仙翁的目光悠然中,不自觉减弱。

    “真顾念私情的话,完全可以将那个仙凡血脉的孽障,完全隐藏。”

    “何必非得摆在凌霄殿上?”

    就这么一句话,便将万千言语,硬生生堵了回去。

    “你啊!真的是什么事儿都看不透。”

    “如今这事儿的处理,以杨戬的方式,并无错处可言,反而是上佳之选。”

    “其一因素便在凡尘。”

    “那世俗凡尘虽多有因果业障,生死不得超脱。”

    “然人世红尘,亦有不出世的大能隐藏。”

    “天庭明目张胆于尘世抓捕,谁能保证那大能不会出手。”

    “反正这样的事儿,也不是一次了。”

    听着从老仙翁嘴里爆出来的猛料,尽是不服之间,不由几分心思呆然。

    他没有听错,甚至于出现幻觉吧?

    就那些于生死中挣扎的世俗凡人,也敢跟天庭作对?

    “再一个而言,杨戬把此事摆在凌霄殿,就是为了玉帝的一个态度。”

    “他要看看,玉帝是不是真的要赶尽杀绝。”

    “虽有一定的缘故,逼得杨戬不得不退让。”

    “然生死二字,实在是本性难逃。”

    “真到了无可奈何的地步,他或许会做出令人惊爆错愕之举。”

    “莫要忘了,如今的杨戬可是司法天神,也是天庭十万兵马的统帅。”

    “一千二百草头神,更是其自初开始便培养的精锐部下。”

    “以一当十,以一当百,不在话下。”

    听懂了老仙翁言语中的意思,愕然,惊骇,不由深然悸动。

    “他还真有这个胆量反叛天庭不成?”

    惊骇中,似有一些由衷的喜悦悸动。

    若杨戬真成了天庭征讨的逆犯,倒要真实交手看看,究竟高明在何处。

    “你可莫要忘了,除了杨戬本身之外,他哥哥杨蛟可是坐镇泰山府。”

    “总领阴阳生死事,便是天庭也不得不慎重对待。”

    “再有就是杨戬与哪吒,李靖关系向来莫逆。”

    “种种条件下,若是真把杨戬逼到了无可选择的地步,他会如何做为?”

    听得老仙翁一席话,便是脑袋再铁,也不由几分默然。

    “玉帝对这些便一无所知吗?”

    “难道就一点儿防范都没有?”

    到了此刻,身为天庭主宰的玉帝,依旧是最大依靠。

    若是连玉帝都无可奈何,最终也只能如往常一般,乖乖蹲在那里,仰人鼻息。

    “自幼修持,历经劫难,方才安坐此至尊位。”

    “我们经历过的,玉帝曾切实经历过。”

    “我们未曾经历过的,玉帝也曾切实感受。”

    “或许在任命杨戬为司法天神的那一刻,就已然预料到了这一幕。”

    “可玉帝该做还是做了。”

    “或许还有其他因素,但最根本的因素还在于,安坐那位置上便是玉帝,三界至高无上的主宰。”

    一场没有任何隐瞒,掏心掏肺的交流,最终以一片默然结束。

    “你给老夫说句实话,凌霄殿一番所为,究竟是你自己的意思,还是他人阴谋?”

    预留了足够的充分考虑时间过后,老仙翁几分肃然道。

    自身不懂事儿也就罢了。

    若是不知不觉为他人做枪······

    “前段时日,心情多少有些憋闷,贪多几杯。”

    “几分糊涂间,往天牢走了一趟······”

    话还没说完,一个无情铁巴掌降临。

    “混账东西!”

    怒然言语呵骂,不仅是对这家伙的恨铁不成钢。

    更是对天牢某个家伙的恨然。

    一番折腾,愣是将自己从护法天神的位置弄成了看守天牢的牢头儿。

    本以为能自知过错,安安分分。

    没想到却是变本加厉,连这种招数儿都使出来了。

    “你给我好好待着反省。”

    “再惹是非,不要说我这个老头子无情。”

    随手一挥,禁制自然成就。

    “二哥,凌霄殿之事,兄弟怎么感觉味道有些不对呢?”

    哪怕明知道很可能有目光盯着,耳朵听着,哪吒还是冒着风险,偷摸找到了杨戬。

    有些事儿不搞明白,内心又怎能言踏实二字。

    “兄弟倒不必为了此事操心。”

    “左右不过一些耐不住寂寞的家伙,想要拿回昔日的荣光与权柄而已。”

    杨戬淡然,眸中智慧火花,极为明显烧灼。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

    “哼!”

    “这群不省心的家伙,要是真有能耐,也不至于有封神一战,我等身入天庭了。”

    一句话点破了笼罩内心的迷雾,哪吒哼道。

    想要让别人服,最起码自身得硬。

    本事不见几分,就会搞动作。

    凭白令人看不起。

    真有能耐的话,拉开架势,真刀真枪的干一场,也算是骨气勇气。

    “故而此事倒不必太过耗费心力。”

    “真处理的太干净,脸上不好看的,还是玉帝。”

    不管怎么说,那也是一群往昔打天下的老臣。

    颜面二字,终究还是要几分顾忌。

    “不错,眼下最要紧的,还是沉香之事。”

    “玉帝虽说表明了态度,可我担心此事并不会就此罢手。”

    “如今此事,正如往昔一般。”

    “沉香这孩子,如何不能做一次二哥?”

    若是真能忍心母亲困苦不顾,而独身一人自在。

    这样的人,哪吒首先便饶不了。

    “虽说不想让兄弟过多涉及此事。”

    “可说到底,你我是自家兄弟,千年交情,自无话不可说。”

    “该准备的,都已经准备妥当。”

    “莫言他自身有此令我欣慰的壮志,便是没有,也非将他逼入一条绝路,好好磨砺不可。”

    太过详细的计划,杨戬自然不会说明。

    哪吒倒是很想知道,千年的交情在这儿摆着,不管怎么说,都没有坐看不管的道理。

    可哪吒也了解杨戬,不想说的事儿,就是任凭万般手段,也是枉然。

    “哪吒兄弟不在天庭自在,怎的到我这里了?”

    悄然归身,待在天庭的确几分无聊烦闷,意念一动,风火轮停顿泰山府。

    有些事儿不说一下,尽都压在心里,感觉自然不好受。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

    “倒是要真心谢过哪吒兄弟,为我一家所虑。”

    以杨李两家的交情关系,自不需要如此无营养的屁话。

    可身为长子,父母不在,家风之规,自然应该承担。

    “杨大哥,你我交情说这个可就没意思了。”

    “哪吒走这么一趟,除了心思烦闷之外,仅求杨大哥一颗定心丸而已。”

    这天地间,也唯有杨蛟这里,能喂得下哪吒这颗定心丸。

    “要定心丸的话,说实话,也有也无。”

    “真要详细描述的话,乃是师父曾跟我们兄妹说过的一句话。”

    “你们的一切,都不是我所成就的,而是玉帝。”

    道理,哪吒自然懂得。

    但有些事儿,仅有道理是远远不够的。

    “两家交情,岁月千秋。”

    “二哥是个什么心思,便是无言,兄弟也能猜个明白。”

    “何况二哥已然对兄弟言明,遗臭万年,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然身为兄弟,哪吒无论如何,都无法有这份儿狠心。”

    明白杨戬要做些什么,甚至能够醒悟到后果。

    可就是无能为力。

    这才是令哪吒心无法宁静,尽是杂乱的根本所在。

    “这小子,他哥还好好活着呢。”

    “哪儿能轮的上他遗臭万年,粉身碎骨。”

    杨蛟哼了一声骂道。

    “杨大哥,你之一身所系,还远重于二哥。”

    “哪吒往昔虽胡闹,却也知晓大义所在。”

    听出了言语间的几分意思,哪吒赶忙言道。

    阴阳生死事,万千不得怠慢。

    真若搞得阴阳错乱,可不是简单麻烦二字所能形容的。

    “兄弟倒是不必忧心。”

    “不管怎么说,也做了这么多岁月的泰山府君。”。

    “便是无能,也不该愧对万灵。”

    此番承诺,不仅是对哪吒,更是对万灵,亦是对压在华山下的妹妹。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