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_ 第三百零六章 剑光的洗礼,消失的师兄-

时间:2021-01-24 13:5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函数的自变量小说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第三百零六章 剑光的洗礼,消失的师兄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这一刺,将两人都惊呆了。

    那剑光刺入地板时,仿佛地板不存在一般,光影直接就没入其中。

    奇怪的是,地板之下,突然变得透明光亮起来,那抹光影就这么停在里面,亮度丝毫不减,仿佛地板及下面的东西都不存在似的。

    “那是。。。虚影。”汴梁想起来了,当初陈为民弃剑之时,光剑也是直接穿透了族家园林的地面,消失的无影无踪。

    是了,那天她弃的只是光剑,这剑柄一直握在手里。

    “真是神奇。”汴梁抽出光剑,地板毫发无损,根本没有什么剑痕。

    他将剑横在身前,左手小心的伸出,去触摸那光影。

    结果,他的手指刚一碰到光影,就有一股专心的痛,从指间直到脑海。

    这痛就像是有火在指尖燃烧一样,不,不只是指尖,这条手臂,整个身体,连带整个脑部都在燃烧。

    肌肉里的水分沸腾了,经脉内的血夜也沸腾了。

    有血从七窍流出,那血还冒着烟。

    “放手,快放手!”邬军觉察到了汴梁的变化,立刻上前摇动他的臂膀,想将他的手指,拖离光影。

    但是,汴梁的手臂竟然纹丝不动。

    不是邬军的力气小,而是那光影,遇到手指,竟有一股无比强大的吸力,将手指牢牢的吸住。

    别说是邬军,就算是汴梁,也不能够轻易挣脱。

    可是汴梁早已失去了知觉,又怎会想去挣脱。

    那种连骨髓都要沸腾般的痛,让他的脑海里一片雪白。

    那是雪,在下。

    汴梁的脑海里,有雪花飘落,剑身那么大的雪花,密密麻麻,从天而降。

    太好了,他想举起双手去迎接雪花,因为实在太热了,全身发热,不,不仅仅是热,那是烫,滚烫滚烫的烫。

    烫的他喉咙干涸,连喊都喊不出来。

    这雪,来的太及时了。

    可他的双手实在太烫了,烫到举都举不起来了。

    好在,雪花会自动掉落。

    可是,那雪花竟也是烫的!

    当雪花落到手上时,那灼热的高温,将他的手烫起一个个血泡。

    啊!!!

    汴梁在脑海里痛苦的大叫,他想挣扎,却浑身无力。

    那些剑般的雪花一片片刺在他身上,每一片都会烫起血泡。

    转眼间,他浑身上下,再无一处皮肉是完整的。

    我这是要死了吗?

    汴梁颓然的跪在雪地里。

    忽然,漫天雪花之前,有个黑色的泥人出现。

    那泥人是那么的逼真,竟然会朝他走来。

    泥人的脸上还带着笑,看起来是那么的和蔼可亲。

    除此之外,这笑还有点面熟。

    会是谁呢?

    咦?怎么不烫了,雪花也都停住了,身上的血泡也降下去了。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是这位泥人。

    汴梁再次望向泥人,他依旧带着笑,可他的身体,慢慢的融化了。

    这本是一个泥人,却像是一个雪人,在炽热中融化,最终变成一堆泥水。

    奇怪,这泥水为什么不是纯黑的,为什么会有丝丝红线在黑水中流动?

    水渐渐的退去,汴梁感到浑身充满了力量。

    这种力量,和以前圣水浸泡时不同,这是一种来自脑海的力量。

    这力量让他感觉到自己是不可战胜的!

    就像他的身体变成了坚不可摧的武器一般。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汴梁睁开眼睛,发现横在身前的光剑消失了,只有剑柄依旧在右手上。

    而他的左手处,竟然挂着一件湿透的衣服。

    这是,师兄的衣服!

    师兄?汴梁立刻四下寻找,可那里还有他的人影。

    “师兄。”他喊着,没有回应。

    只有衣服上滴下的黑水“滴答滴答”的响着。

    师兄去那里了?为何将衣服放在自己手上?汴梁不解。

    但他没什么时间去想那么多,因为床后那面银白色的镜子向两边翻开着,镜子后面赫然是一个木柜,木柜之上有森森白气冒出。

    什么鬼?汴梁眉头紧蹙,将剑柄放入口袋,快步走了过去。

    木柜实在太冷了,还没靠近,他的衣服就被冻住了,可他的肌肉一点感觉都没有。

    奇怪,汴梁好奇的在脸上抹了一把,因为他感到脸上好像有什么东西结冰了。

    这一抹,就抹下来一大片结冰的小血块。

    这是,谁的血?

    他将冰块放在眼前,在冰的镜像前,他看到了自己的样子,满脸的血污。

    这是自己的血!

    刚才发生了什么?

    他忍不住回头望去,却发现什么都没有变,除了师兄不在之外。

    刚才好像很热,难道是热的出血?

    汴梁又摇摇头,热怎么会出血呢!

    他再往前走两步,就来到木柜的面前。

    “丫头!”汴梁惊叫着。

    在木柜里面,躺着的赫然是赵香艺。

    不对!不是她。

    丫头的头发是黑色的,而木柜里的女人,却是红色的,比鲜血还要红!

    这不是丫头,那又是谁?世上怎会有如此相像的人!

    他伸出手,往女人的脸上摸去。

    可是在女人的上方,有一层透明的东西挡住了他的手。

    好冷!

    那透明的仿佛不存在的东西,比冰更冷十倍。

    汴梁的手只是轻轻触碰了一下,整条胳膊都被冻住了,一动都不能动。

    他只能用另一只手将冰冻着的手移了出来。

    一离开那东西,手又能动了。

    这?汴梁将手停在了空中,没有再去尝试。

    因为他看到,在木柜之中,镶嵌着无数黑子泥。

    那东西,应该是空气凝结成的冰!

    连空气都能凝固,这温度,确实够低!

    汴梁抽回了手,往室外走去,这里的温度实在太低了,时间一长,脸上的肌肉都有些僵硬了。

    他一离开,镜壁又合上了,汴梁看去,镜壁是如此的完美,就像是完整的一块,根本看不到中间的缝隙。

    而在镜壁最下面贴近地板的地方,有些许黑点渗出。

    黑点之下,有一份文件,正是邬军用来开门的那份文件。

    汴梁捡了起来,细细一看,那是一份特殊的合同订单,下面有夏宠的脑纹。

    夏宠,这个老板,真是。。。

    太奇怪了。

    竟会有这么多秘密。

    他又在文件柜和工作台里翻了翻,再没发现其他有用的东西。

    算了,还是走吧,时间太长也不好,万一被发现了,说不定就连累师兄了。

    这么想着,汴梁往外走去。

    他一出去,门就自动合上了。

    一切都回归平静,门外依旧是黑漆漆的,不开手讯的话,伸手不见五指。

    好阴森!

    这种地方,没事的话,还是不要再来了。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